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社會新聞

微信群主組織群友野泳一人溺亡被判賠3萬元

2021

/ 09/01
來源:

法治日報

作者:

手機查看

  微信群主組織群友野泳一人溺亡被判賠3萬元

  法院:組織者未盡安全保障義務

  群主黃某在微信群內以報名接龍方式組織群友去野泳,后在游泳過程中有隊員溺亡,黃某對此是否應該承擔責任?近日,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了“維持原判”的二審判決,即判令黃某支付3萬元賠償金。

  據了解,馮某與黃某是“××冬泳”微信群的成員,黃某為該微信群的群主。2020年6月,黃某在微信群發布信息稱:“計劃本群于本月26日(周五,端午節第二天)組織前往英德某鎮暢游+聚餐頒獎。游程大約1千米至2千米,全程需佩戴‘跟屁蟲’(救生浮球),暢游期間有兩條槳板船進行水上安全保衛工作;下午2點出發,包車來回,全程活動費用AA制,支持自帶酒水和獎品分享。”

  6月23日,黃某將游泳活動時間更改為6月27日。在出發前兩天,黃某又陸續在群里發布信息,告知群成員已經訂好活動當天的晚餐及來回車輛,同時發布了活動當天天氣預報截圖,并提醒報名參加活動人員務必帶上“跟屁蟲”或救生圈。

  6月27日下午,黃某、馮某等20余人前往英德市北江某河段參加游泳活動,馮某只帶了救生圈,并未佩戴其他游泳裝備。參加者從河邊某家飯店前的碼頭入水。在游泳的過程中,黃某劃著槳板船在前面帶領大家往前游,另一人劃著槳板船在后面負責保衛工作。

  在差不多到對岸花海一艘船附近的時候,一名參加者看到馮某手抓住船上的麻繩,隨后發出掙扎的聲音,并迅速沉入水中。有參加者開始大聲呼叫,并游到馮某落水的地方試圖搜救。黃某聽到呼叫聲,也馬上劃著槳板船來到馮某落水的位置參與搜救,同時打電話報警,但最終只找到馮某使用的救生圈,未搜救到馮某本人。兩天后,馮某被打撈上岸,但已不幸溺亡。

  2020年10月,馮某的親屬將黃某起訴至英德市人民法院,認為黃某作為微信群的發起人,也是此次游泳活動的組織者,對于活動過程和參加人員的人身安全負有保障義務,要求黃某對馮某的溺水死亡承擔50%的侵權責任,合計賠償53.3萬元。

  庭審中,黃某辯稱,其作為所謂的組織者角色,僅是負責包車和路上的飲食,活動中不僅做了事前預防的義務,也對受害人進行了積極的救助,且受害人明知活動存在危險還自愿參加的,故其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英德市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黃某作為微信群群主,其在微信群中對外發布消息,建議于端午期間進行野泳活動,并呼吁群成員報名,同時安排好來回車輛及路途餐飲,可見被告實為本次活動的具體組織者。被告作為本次游泳活動的組織者,其選定了活動的時間和地點,法律便賦予其一種高于侵權行為法上的一般人的注意義務,即安全保障義務。這種義務雖然應低于商業性、營利性游泳活動組織者的義務,但仍然應承擔召集參加者、安排路線、管理費用支出、督促參加活動者遵守基本的游泳安全常識等義務,組織者一旦違反上述注意義務,未能避免損害的發生,即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法院指出,被告作為組織者所選擇的游泳地點為北江河段,并非允許游泳的地方,在這種情況下,被告應對游泳活動的安全性進行起碼的評估,并提醒、告誡和督促參加游泳的人員注意安全。事實上,被告也在微信群中明確提示大家佩戴“跟屁蟲”,但是被告選擇的活動時間正值北江河段的汛期,增加了游泳活動固有的危險性,被告除了進行一般的“注意安全”式的提醒外,在發現馮某只佩戴普通救生圈而未佩戴專業救生浮球時,還應進行善意的提醒或規勸。在游泳的過程中,被告明知馮某只佩戴普通的救生圈,也未安排槳板船跟緊馮某,以防意外發生時能在黃金時間實施救援。因此,法院認為被告在此次活動中并未完全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對于被告辯稱在事故發生后履行了積極的救助義務,法院認為,這些積極施救行為都是在損害事故發生之后,且這些積極的救助行為并未能阻止馮某的死亡,無法彌補上述被告的過失行為。因此,不能用損害發生之后的積極補救行為來折抵之前的過失侵權行為,但應成為法院判定損害賠償數額時的酌定事由,適當減少被告承擔的損害賠償數額。

  同時,馮某作為成年人,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且是具備一定游泳經驗的游泳愛好者,其積極參加此次游泳活動,對于活動地點及時間、天氣均有充分的認知,也可推定其對于本次活動危險性的充分認知,其仍然冒險參加此次游泳活動,并在被告多次提醒的情況下仍不佩戴專業的游泳救生裝備,從而造成了游泳過程中溺亡的嚴重后果,其自身對于損害后果的發生存在重大過失,應當承擔此次損害后果的主要責任。

  英德市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作為本次自發性的群眾性游泳活動的組織者,在組織游泳活動過程中沒有完全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鑒于馮某的死亡結果主要由其自身原因造成,被告的過失行為對其死亡結果的原因力非常小,且被告在事發前盡到了一定的注意義務,在事發后積極參與救助,故法院綜合上述情況酌情確定被告的賠償數額為3萬元,并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原告提起上訴。清遠中院于近日作出二審判決,維持原判。

  □ 本報記者  章寧旦

  □ 本報通訊員 鄭彩娟 包翠婷

責任編輯:李云霞

相關推薦 換一換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