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國內新聞

記者調查丨“職業陪診師”走紅網絡:花錢請人來陪伴,能否解決“看病難”?

2021

/ 08/18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李子驕

手機查看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李子驕 濟南報道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拿看病來講,根據官方數據,2020年,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診療人次達77.4億人次,居民到醫療衛生機構平均就診5.5次。

  當病痛來臨時,一些“空巢老人”和“打工青年”就不得不面對孤獨以及孤獨之外的難題,由此,“職業陪診師”這個新興行業應運而生。那么“陪診”的門檻有多高?找誰“陪診”最為靠譜?它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為患者提供便利?就一系列話題,記者近期進行了調查采訪。

陪診師關女士在華西醫院排隊(圖片由關女士提供)

  花錢請人陪看病,真的靠譜嗎?

  顧名思義,“職業陪診師”就是陪患者去醫院就診的人。不久前,一條“26歲西安女孩當職業陪診師陪人看病”的話題,一度登頂微博熱搜,“半天200元,全天300元”的收費標準,讓底下的評論為之沸騰,“陪診”這個鮮為人知的行業,也隨之走紅。

  那么陪診服務具體都做什么,真的能為患者提供便利嗎?濟南市某醫院護士站工作人員劉女士的答案是肯定的。“一些上了年紀的病人腿腳都不方便,自己排隊的話要很久。而且醫院采取網上預約掛號,他們弄不明白網上掛號如何操作,跑到醫院發現已經沒號了,白跑一趟。還有外地來的病人,不熟悉醫院的情況,在檢查室門口走來走去,就是找不到要去的地方,站在門口和我對視,這樣病人很著急,我們也很為難。”劉女士說,由于陪診人員對醫院更加熟悉,可以大大縮短就醫時間,提高就診效率,解決了患者“就醫難”的痛點。“以前也安排過一些人做引導員,但因為醫院本來人手就緊張不得不停下。后來就主要依靠志愿者,目前,他們也不是每天都在。”

陪診師在醫院陪伴徐女士的父親,等待叫號(圖片由徐女士提供)

  記者了解到,陪診服務主要提供排隊掛號、取藥、繳費、檢查等服務,根據不同地區醫療發展水平,費用在100-600元不等,而服務對象主要包括老人、孕婦、傷殘、異地等。“因為工作的原因實在走不開,又擔心爸爸,所以我也是第一次嘗試陪診服務。”在北京某互聯網公司工作的徐女士是河北人,幾天前,爸爸由于肝臟疼痛需要到北京復查,她就在某社交平臺上約到了一位陪診師。“半天收費300塊,掛號、就診、檢查、取結果、取藥、繳費都是她負責的,我爸爸說這項服務挺好的,起碼讓我能安心一點。”徐女士告訴記者,醫院又大人又多,就像是迷宮一樣,一個健康的成年人有時候都會被搞得暈頭轉向,以后自己要是去看病,可能也會找一個陪診師,提高效率,輕松省事。

  成為一名“陪診師”,門檻到底有多高?

  其實,早在2015年左右,陪診服務就曾經出現,并且迎來一波發展小高潮。據業內人士介紹,當時市場涌現的安心陪診、e陪診、小趣好護士等平臺,都曾獲得過上千萬的融資。后來,由于政策叫停“醫院與商業公司合作掛號加號”,資本趨于冷靜等歷史因素,這些平臺也都石沉大海。

  近幾年,隨著我國老齡化的加速,外出打工、獨居的青年越來越多,對于陪診的潛在需求在增大,陪診師的數量也在增加。“其實當陪診師并不簡單,我們接觸的都是需要照顧的人,他們的需求是多種多樣的,如果不投入感情是不可能做好的。只有用心關注患者,才能得到了解和信任,讓他們滿意。”職業陪診師關女士曾經是一位醫務工作者,幾個月前,她開始在當地醫院嘗試陪診服務,每天一早出門,經常到深夜才能回家。“這樣的工作節奏我基本能適應,目前我沒有和專業的機構簽約,只是自己在網上發布消息,與顧客溝通。”

陪診師關女士在醫院幫病人預約(圖片由關女士提供)

  如關女士所言,目前不僅是一些陪診類APP卷土重來,咸魚、微博等一些網站也成了網友的“約單”平臺。而做陪診師的人,有專職的,也有兼職的。記者還了解到,目前從事醫院陪診并沒有太多門檻限制,只要溝通能力好,就可以勝任。

  網友琪琪就是在微博進行預約的,“我4月份離職了,就在學校門口賣過仔糕和飲品。除了每天擺攤還會兼職接貓狗寄養和各種城市服務,陪診師是其中一項。上次陪診的是位年輕的女士,要瞞著家人做眼睛激光手術,于是從網上下單叫我做了陪診。我和她年齡相仿,也非常聊得來,就在她手術時幫她拿拿包,攙扶一下她,跟醫學專業什么的沒多大關系。”

  “職業陪診師”是否也需要監管“陪護”?

  存在即為合理,但合理有時并非“合規”。

  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目前醫院陪診還屬于新型職業,缺乏行業制度規范、準入標準和平臺約束,這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很多陪診的公司就明確規定,高齡、高危疾病、沒有自理能力的患者,盡量不接單。他們擔心沒有更專業的醫學技能,無法應對復雜情況。

  調查中,記者發現,在某陪診機構平臺,只需要填寫姓名、身份證等個人基本信息,再交付押金后就可以入駐。在與該平臺負責人連線時,記者問到入駐資格以及如何派單、分成等問題,他先是回應“不是醫生護士也可以”“分成可以商量”,后以“系統故障了暫時不招募了”為由掛斷電話。

在某平臺入駐時需提交的信息

  采訪中,有不少人也對這一職業發出了質疑。

  “如果陪護過程中老人暈倒或者二次損傷由誰負責呢?引發醫患新糾紛就不好了吧。”

  “醫療服務涉及個人隱私,患者權利怎樣得到保障?”

  “收費標準由誰來定?要是他們用不正當競爭的方式刷號、囤號、暴利加價怎么辦?”

  ……

  談到這些問題,西安某陪診機構的工作人員黃先生介紹說:“目前這個行業的規范邊界尚不清晰,監督監管模式還不成熟,我們也會和社會大眾一起探尋這些問題的答案,不斷成長進步。”

責任編輯:陳鳳祁

相關推薦 換一換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