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門案”姐妹恩怨背后的貧富沖突

2011-05-23 09:45:00來源:齊魯晚報作者:

  □趙健雄

    沒有奪人眼球的糾葛與沖突,知情人羅列出來的都是一些雞零狗碎的原因,然而就是由于這些不起眼的小事,廣西賀州一個叫凌小娟的女人,找來自己的外甥及外甥女的男朋友,合伙把二姐凌小云一家四口殺了,因為姐夫周子雄是該市八步區地稅局賀街分局局長,案發后曾在坊間引起各種猜測。如今案情告破,真相出人意料。

  據說原因在于凌小云有錢而吝嗇,大姐重病時不肯多出醫療費而導致其不治,另外對安排在自己工地上干活的妹妹約定2000元的月薪只給了1500元,未如數支付,凌小娟乃起了殺心。

  這當然是個極端的例子。

  然而因為金錢上的爭執在親人間引發糾葛乃至造成不可調和矛盾的事件,時下真是多有。不少城市電視臺最熱門的節目皆有干于此,譬如上海的《老娘舅》,千奇百怪,日日出新。

  記得馬克思在講到資本主義時,曾經說到它無情撕裂了幾千年來溫情脈脈的傳統社會人際關系。而當這么一種生產方式以獨特的方式降臨中國大地時,恰逢一段動蕩歲月之后,人與人之間的脈脈溫情已經差不多搞光了。

  兩相疊加,影響無疑是深遠與深刻的。

  維系任何一個社會必須的,無非是物質生產與精神文明,差別只在程度與方式有異,從而決定其進步還是落后,所謂幸福指數即兩者間的平衡。

  這些大道理,凌小娟不一定去想,也不見得懂,而日常生活中姐姐的盛氣凌人令她生出“仇富”之心:為什么一樣辛苦勞作,貧富差距會如此之大,而為富者偏偏又不講仁義呢?

  如果不是情感上的矛盾與沖突發展到相當地步,她應當不會下此毒手,即使想下手也未必找得到幫手。

  這樣說,決無為凌小娟辯護的意思,她思想狹窄,手段殘忍,不值得同情。但我們整個社會尤其是富裕階層,難道不應當從中吸取一點教訓嗎?

  今天的中國社會,是在幾十年前普遍貧窮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人們一般都沒有支配相當數量金錢的經驗,財富的作用因此被近于無限地夸大了,不像發達國家往往是人際關系的潤滑劑,相反成為一種緊張的原因。

  不是比爾·蓋茨天生比中國富人覺悟更高,他只是知道財富本身的限度和能夠用來做些什么;而太多一夜爆發的中國富人根本不知道。

  建設財富倫理已是眼下擺在整個社會面前無法回避的大問題,如果弄得不好,類似案件還會層出不窮,而所有生活在其中的人將沒有幸福可言。

  試想被害前的凌小云,盡管有錢,至少在親屬往來中恐怕難享和諧安樂。她本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結果適得其反。

  要是有來世,相信她一定不會選擇重蹈覆轍。

  而凌小娟在殺戮之后據說行為坦然,她真的能夠心安理得嗎?如果她居然做到了心安理得,支配了她的是一種如何可怕的思想邏輯!而到底什么樣的潛因與環境才能讓這種邏輯滋生與蔓延在一個人心里呢?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

相關新聞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