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18期丨陳難先:教育不該培養相同的樹葉,深圳不能忘記呂型偉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11-06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陳難先 簡介

  1943年出生,浙江紹興人。196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西方語言文學系英語專業。1970年到黑龍江省尚志縣教中學,1980年在杭州電子工業學院任教。1982年10月調入招商局蛇口工業區,在深圳創辦育才學校四所中小學。2003年退休。2010年起投身公益。

  “老校長。”

  這是陳難先在深圳蛇口獨享的一個稱呼,幾乎所有的蛇口人,一見到他,都會熱情走上前,主動跟他打招呼、問一聲好。

  9月10日,教師節,“蛇口消息報”推出“特區四十年·追夢人”系列報道,發出的陳難先這一期,主題是:一輩子就做了“教育”這一件事。

  深圳知名作家涂俏,在朋友圈轉發這一期報道時,如是說:

  “老校長”的美譽稱呼,蛇口人只認他一人。育才創辦之初,他騎著自行車去接來自五湖四海的老師……一片荒灘上,他建起了四所學校。勤勉做人,踏實干活,虛懷如谷,儒雅謙和。蛇口教育,他是那個完美的打樁人。

  涂俏接著寫道,他信奉的是:學生的利益高于一切。不僅如此,他還熱心助力諸多國際學校落戶蛇口,發展壯大。晚年,他傾情扶持辦學困難學校、幫助學困兒童……

  “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其實并未進入蛇口領導層內核,袁老風光無限時,他僅蝸居育才辛勤育人,后來,他成為袁庚精神的美好傳承者……”

  有趣的是,在涂俏的轉帖下面,陳難先留言:有愧于如此這般的敬語!余生唯愿能夠活出一個自己,即使有人說我“難弄”,也無妨……

  率真性情,可見一斑。

  1、“深圳把他忘了,我很難過”

  我第一次見到陳難先,是在今年6月份的《袁庚傳奇》新書發布會上,受邀出席活動的李津逵教授,特意引薦我們認識,稱《深圳的腳步》之特區四十年四十人訪談,陳老校長是一個不可錯過的人選。

  當天的活動現場,陳難先上臺致辭,他的一番實在幽默的講話,讓現場的人聽后笑聲四起。

  “我一再跟記者們講,我跟袁董真的不熟,我是等到他退休以后才跟他見了幾次面。當年我做育才學校校長的時候,至于如何辦學,袁庚一次也沒有給我指示過、干預過,他信奉,教育是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

  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像講段子一般,“問題是,我當時不僅沒有做過校長,連教導主任也沒有做過,我只會做老師,但他們偏偏非讓我做校長,實在沒有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上……”

  說到這里,臺下響起一片掌聲和笑聲。

  創辦四所學校,篳路藍縷,玉汝于成。

  對于那段經歷,訪談過程中,陳難先跟我達成默契,他不想多談,我也沒有多問,“創辦育才的那些事兒,網上到處都是,沒必要再說了”。

  他重點跟我提到另外一個人,稱他有恩于深圳,深圳不該忘記他。

  這個人叫呂型偉,著名教育思想家、教育改革家,退休前是上海市教育局黨組成員、副局長,上海市教育學會名譽會長,老先生于2012年去世,享年94歲。陳難先強調,呂型偉的教育理念、教學理念,讓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陳難先回憶,他與呂老相識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當時呂老代表中國教育學會來抓深圳市實驗學校,這是他探索21世紀中小幼現代會教育的研究與實驗的一個點。

  “當時他經常來深圳,一來便小住一段時間,除了在實驗學校蹲點以外,還到市內各校作調查研究。他多次來育才,了解育才的辦學思想和實踐,后來正式邀請育才參加他主持的國家級課題。在呂老的關懷下,年輕的育才學校得以進入這個名校濟濟的集體,辦學的方向更明確,教育實踐更科學了。”

  可以想見,有了呂型偉的牽線和引路,對于當時在閉塞的蛇口辦學的育才來說,真是如獲甘霖。

  陳難先跟我分享了呂型偉關于素質教育的一個觀點:素質教育是一個偽命題,世界上的教育沒有素質教育這一說。

  在呂老看來,凡是提出一個科學的論點,有正面,必然有負面,以此類推,提素質教育,一定得有非素質教育,找來找去,你能找到非素質教育嗎?找不到。

  只要是教育,都是在提高人的素質。呂老舉了兩個簡單例子來說明。

  一個是酒店里的服務生為客人倒紅酒,如何規范地倒酒,有一套標準的流程和禮儀,酒店對服務生進行培訓,提高他們的服務水平,是不是素質教育?

  另一個場景發生在家里,常見的情形是,飯桌上奶奶總要告訴孫輩,吃飯不要吧唧嘴、不要弄出太大的聲響……你說奶奶們的教育,算不算素質教育?

  曾幾何時,素質教育國內推出伊始,很多中小學校長們無所適從,什么是素質教育?我們現在做的是不是素質教育?

  很多校長各顯神通,有相當一些人潛意識認為課堂教育是非素質教育,于是開始大搞課外活動,比方吹拉彈唱、體育舞蹈及繪畫書法等等,有一段時間叫第二課堂,認為第二課堂才是素質教育……

  面對這些亂象,呂型偉老先生疾呼,要理直氣壯、公開地說,課堂教育就是素質教育的精華!

  數學該怎么教?語文應該怎么學?這是我們一代又一代的教育工作者和專家凝練出來的,素質教育,必須要正本清源。

  “但素質教育不能泛泛地提,要給它限定一個非常明確的含義”,呂型偉提出,一提素質教育,就是特指兩條,一個是創造性思維,一個動手能力,別的不要提。(這兩點曾經寫入某一年中國教育工作會議紀要)

  在一篇標題為“為了未來的人”的懷念文章里,陳難先這樣寫道:《為了未來——我的教育觀》是老教育家呂型偉的一本論文集,書如其人,人如其書……呂老常對我們講:教育工作者,尤其教育研究人員和領導人,要做到“人云亦云不云,老生常談不談”。

  陳難先感慨地說:“請記住呂型偉。深圳把他忘了,我很難過……”

  2、每個人是一片不一樣的樹葉

  訪談過程中,陳難先還跟我分享,最近他正在看一本書,《胡適口述自傳》,由唐德剛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在書里,唐德剛寫了幾百條注釋,其中提到胡適很出名的兩句話: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做人,要在疑處不疑。

  經考證,這兩句話其實來自胡適的前輩學者,不是胡適的原創。作為一個洋博士,胡適所學,學貫中西,但他骨子里仍然是很傳統的,他的為人處世、他的理性理念,都是中國傳統的東西。

  “要在不疑處有疑”,由此聯想到我們的教育,不正是應該鼓勵老師和學生勇于在不疑處提出疑問嗎?

  陳難先表示,我們的教育,就是要教會學生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無論文科、理科,都應該這樣才是……

  遺憾的是,現在的教育不再提學生的興趣,只提目標。學生們的目標就是考上大學,要考上大學意味著必須全面,差一樣也不行……

  “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就像樹葉,每一片樹葉都是不一樣的。現在的教育,要求每一個人都要成為一片相同的樹葉,而且還給樹葉畫上了框框,必須是杰出的樹葉……”

  陳難先以錢鐘書和華羅庚為例,你讓錢鐘書成為數學家,可能嗎?你讓華羅庚成為文學家,也不太可能。

  在他看來,好的老師就是要善于發現每個學生在哪些地方突出,在他突出、長處的地方,老師去點撥他,讓他成為一個人才。

  “假如一個人像錢鐘書一樣,他的數學就是不行,你老是去點他的數學、壓他的數學,最后可能讓他的文學也學不好……”

  日常生活中,很多家長會找陳難先咨詢、請教關于孩子選學校、選專業的話題,他給出的建議是,選專業比選學校重要,選老師比選名校重要。

  具體說來,報考大學時,與其選擇一個名校,讓孩子讀一個他不感興趣的專業,不如改選一個二本院校,挑一個更適合孩子的專業。

  中學階段,與其選擇一個名校,不如選擇一個好的班主任,因為一位負責的好的班主任,對你孩子的三年、甚至六年會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3、主動送上門,義務當“問顧”

  如上文所述,退休后的陳難先,投身國際教育,同時不忘扶持民辦學校,特別是為打工子弟開設的學校,他主動送上門,笑稱義務給學校當“問顧”。

  所謂“問顧”,就是先有問后有顧,學校有問題、有疑問了,自己過去“顧”一下。

  陳難先告訴我,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香港一所學校,它的名字就叫Hong Kong International School香港國際學校,是一所私立學校,這所學校的校長告訴他,他們原來的小學校區在淺水灣,因為辦得好,教育質量好,香港各界的名流、達官貴人等,都愿意把孩子送到他們那里去。

  請注意,接下來差別于內地的一個做法出現了。

  香港政府經過考核,長時間的考核,綜合考慮香港各界的評價等,做出一個決定,以很低的價錢賣給學校一塊地,讓他們擴建學校面積,建設第二個校區,因此學校的中學部就去了大潭。

  “他們兩個校區我都去看過,建設得都很漂亮”,陳難先感慨,這種做法放在內地絕對算是匪夷所思,哪一級教育主管部門,誰敢把地如此低價賣給私立學校?

  在很多人的眼里,私立學校好像不是自己的,一定是公立學校,才是國家應該支持的……

  陳難先告訴我,相比內地一些城市,深圳對于民辦學校的支持還算不錯,但支持的力度還是不夠大,跟香港不能比。

  讓他念念在茲的深圳南山東灣小學,就是一所專為解決轄區內來深建設者子女入學難而設立的學校,學校一直堅守公益為本,不以營利為目的,不要求合理回報。

  陳難先說,他主動送上門去,跟校長講,“我愿意給你們做服務”,充分運用積累的各種資源,助力學校更好發展。

  “所以確切一點講,我是從2003年退休的,但我真正的退休生活是從2010年才開始的,中間這些年,我一直沒有離開教育,未來也不會離開……”

  這就是陳難先,一位讓人尊敬的老校長。

  從2010年開始,他又開始投身做起了公益,特別是踴躍參與蛇口社區基金會的日常活動,成為袁庚精神的美好傳承者。

  涂俏告訴我,他們已經拍攝了一部青春版的“袁庚傳奇”,片中爺爺的扮演者,不是別人,正是陳難先。

  以接近80歲的年紀為袁庚出鏡,這部青春版的“袁庚傳奇”,絕對值得期待。

  (訪談時間:2020年10月29日  訪談地點:深圳)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