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9期丨周為民:袁庚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有著超時代的意義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09-29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周為民 簡介

  1953年出生,上海嘉定人,1977年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1982年來到深圳蛇口工業區工作15年,歷任蛇口工業區管委會黨委宣傳處負責人、蛇口工業區房地產公司、招商國旅、招商港務總經理,招商局蛇口工業區副總經理、民選董事等,1997年離開蛇口,先后在光大信托投資公司、光大資產管理公司、德隆投資、聯想弘毅投資(PE)和新奧投資等投資金融企業工作。

  2013年退休后回蛇口定居,參與蛇口社區基金會的創建工作,基金會第一、二、三屆理事會理事。

  “周為民,60票!”

  8月29日,深圳,蛇口社區基金會第二屆捐贈人代表大會現場,當唱票人念出周為民的得票數,全場先是一片驚嘆聲,隨即響起熱烈的掌聲,持續數十秒之久。

  掌聲里,周為民坐在座位上雙手合十,雙眼噙著淚水。

  早在一個小時前,理事競選演講環節,周為民走上主席臺,站在話筒前,開口即是一句,“今天我很緊張”。一番分享過后,現場61位投票人,他獲得60票,是當天的最高票。

  當天,我受邀出席、親歷了會議的整個過程,最打動我的瞬間,就是這一刻,目睹周為民強忍淚水的情形,我有些恍惚,也有些詫異,經歷過無數大場面的他,緣何如此激動?

  早在上世紀80年代,周為民在蛇口就開始參與競選,先后競選過蛇口工業區管委、民選董事……大半輩子過去,見過的場面,歷經的演講,可謂數不勝數,他早該具備大心臟。

  從現場的掌聲里,我聽到了答案,也聽到了期許。

  致力于傳承袁庚的精神財富,將蛇口打造成最適于人類文明和文化生長的社區公共空間的蛇口社區基金會,是退休以后回歸蛇口的周為民,與一幫熱心有心的蛇口人,齊心聚力打造的一個新平臺,新平臺探路社區自治、社區建設,可謂從頭摸索,任重而道遠,他的肩上,扛著一份沉甸甸的使命與責任……

  “向前走,莫回頭。”

  袁庚的殷殷叮囑,言猶在耳;周為民,沒齒不忘,一直踐行。

  蛇口,向前走;深圳,向前走;中國,向前走……

  1、“我要用余年的政治生命,為這個年輕人孤注一擲”

  今年6月,深圳舉行《袁庚傳奇》新書發布會,周為民是多位受邀嘉賓之一,上臺致辭時,他的一番話語驚四座,聽起來頗有些不給面子:

  “我覺得這本書寫袁庚寫得還不夠生動,袁庚的很多精彩故事還沒有完全寫出來。”

  《袁庚傳奇》,由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出版,出自作家涂俏之手,這不是涂俏第一次寫袁庚,繼長篇報告文學《袁庚傳·改革現場1978—1984》、6集紀錄片《袁庚傳奇》之后,這本書是涂俏書寫袁庚的又一力作。

  發布會過后一段時間,周為民接受我們的訪談,地點定在蛇口的一家酒店,聞聽周為民到來,酒店的總經理拄著拐杖,出來迎接,原來,她是當年周在蛇口工作時的老部下。

  訪談開始不久,聽周為民講述他與蛇口的結緣,講述他與袁庚的結緣,因為周的一句話,讓我出現了一個意外狀況。

  正在傾聽的我,瞬間眼眶濕潤,言語哽咽,這讓我的同事們都有些措手不及。

  說起來,此前二十余年,我曾經訪談過數百人,曾經出現過很多次,受訪人在我面前潸然淚下,但這次,讓我現場差點淚崩,還是第一次。

  打動我的那句話,是周為民復述袁庚當年保他時說過的一句話:

  “我要用我余年的政治生命,為這個年輕人孤注一擲。”

  彼時,袁庚66歲,周為民,30歲,剛從北京來到蛇口不久,后來聞名全國的蛇口改革,剛剛起步,宏圖未展。

  關鍵時刻,口出此言,原因何在?

  這要說回袁庚當年前去清華大學“招賢”往事。

  蛇口工業區在1979年創立后,萬事開頭難,急需人才,袁庚去到北京,騎著自行車,在女兒的陪同下,去了清華,先是找到顧立基,顧是老三屆,當時34歲,袁庚之所以找他,主要是看他發起成立了清華大學學生經濟管理愛好者協會。

  袁庚語重心長地告訴顧立基:“我們老了,時間不多了,蛇口和中國改革開放的希望寄托在你們年輕人身上——蛇口永遠歡迎一切志同道合者。”

  顧當即答應,加盟蛇口。在清華,除了顧立基,袁庚還看上了余昌民,余是清華企業管理系首屆研究生,曾被派往日本專門研究企業管理,準備留校任教。

  為了讓清華大學放人,袁庚邀請清華大學時任校長劉達到蛇口考察,余昌民調來蛇口之后,袁庚專門致信感謝,“清華失一小余,無妨大局,蛇口得之,如虎添翼……”

  袁庚的求賢如渴,可見一斑。

  此時的周為民,26歲,擔任清華大學團委副書記,還是清華大學黨委委員。

  聞聽袁庚招人,周為民主動找到袁庚,于1982年底也來到蛇口。到1983年中,蛇口工業區成立第一屆黨委會,周擔任黨委宣傳處第一任處長,此前他在清華團委,負責宣傳工作。

  周為民的蛇口之路,原本一路平坦,孰料,天有不測風云。

  來自國家某部委的一個文件,提出不能讓周為民待在特區,必須盡快遣返回京……

  深圳市委組織部和廣東省委組織部先后找袁庚談話,希望他遵從文件批示,結果遭到袁庚一口拒絕:

  “這個年輕人在我們這里表現挺好的,還是我們黨委宣傳處的負責人,他過去做過的事情,我們也是知道的,組織上早已有過定論……”

  有人悄悄提醒他,“老袁,何必呢,為了一個素味平生的小伙子,硬頂不值得……”

  聞聽此言,袁庚當即懟回:“我們不能這樣把一個年輕人的政治生命給毀了!我要用我余年的政治生命,為這個年輕人孤注一擲!

  擲地有聲,聲如洪鐘。

  余音宛在,振聾發聵。

  就是在聽到這句話時,無緣由的,我立時紅了眼眶……

  周為民也提高聲調,激動地說:“這是救命之恩啊,沒有袁庚當年的保護,就沒有我的今天……”

  2、“你保他的前面一段,我保他的后面一段”

  話說當年,“盡快將周為民遣返回京”,為何會來這樣一個文件?

  這要往前追述,說一說周為民到蛇口之前在北京的那段經歷,聽來讓人很是感慨。

  1973年,周為民進入清華大學學習無線電專業,1976年4月,北京發生“四五”運動,北京群眾自發涌到天安門廣場悼念周恩來總理,實際上是反對“四人幫”、反對第三次打倒鄧小平,作為工農兵學員的周為民,正是熱血青年,與班上數位同學一起去了天安門廣場……

  大家在廣場上獻花籃、送花圈、貼傳單、作詩詞……但是,后果很嚴重。

  如歷史課本所寫,該次事件一度被錯誤定性為“反革命”事件,參與者被錯誤定性為“反革命”要案嫌犯,作為清華大學的參與大學生帶頭人,周為民首當其沖,被捕入獄。

  半年以后,“四人幫”被粉碎,周為民恢復自由,重返校園,清華大學門口高懸橫幅:歡迎反對“四人幫”的英雄周為民凱旋歸來……

  人生,就是這樣變幻莫測,半年前要案嫌犯,歸來成為英雄。

  作為青年代表,周為民進入團中央,成為團中央第十屆委員、主席團成員。

  由此,續上上文提到過的一個細節,袁庚前去清華招人時,周為民正擔任清華大學團委副書記,政治前途看上去一片光明……

  在那個年代,鑒于此前的經歷,周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還被繼續“考察著”……

  來到蛇口以后,袁庚愛惜人才,讓周為民出任宣傳處長,培養意圖明顯。世事難料,“周處長”上任沒有多長時間,某部委的“遣返”文件就追到蛇口……

  面對多方人士遣返周為民的強烈要求,袁庚始終堅持一個態度:堅決不放人。

  人雖不放,位置要動。

  袁庚告訴周為民,“宣傳處長還是先別干了,你不是學無線電的嘛,改去通訊公司吧”。

  為了保住周為民,袁庚讓蛇口工業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喬勝利起草了一份報告,上報給胡啟立,胡當時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1977年至1978年,擔任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對周為民在清華大學期間的經歷,很是熟悉。

  恰逢胡啟立來蛇口視察,袁庚帶著周為民去見他,并與他約定:“啟立同志,你保他的前面一段,我保他的后面一段,我們一塊把這個年輕人保下來……”

  胡啟立在袁庚喬勝利的報告上作了批示,全文是:

  “深圳市委這個調查報告,幫助我們全面了解周為民同志的情況,劃清了政策界限,我看是辦了一件好事,仲勛同志經常說:對于那些立志改革,但因思想偏激,說了錯話,做了錯事的年輕人要著重教育,爭取轉化,必要時還要等待,不可輕易把他們劃到對立面去,據此我贊成袁庚喬勝利同志的報告。妥否,請仲勛同志谷牧同志審批。”

  隨后,習仲勛、谷牧批示同意胡啟立意見,萬里也圈閱。

  (注:該批示詳見“廣東省委辦公廳電話記錄”,復印件現存蛇口改革開放博物館)

  為了一個年輕人,竟然驚動那么多位中央領導,聽起來是否有些不可思議?

  “這就是那個特殊的年代,出現的特殊的事情”,周為民感慨萬千。

  3、“凡批評工業區領導的文章,都不用審稿”

周為民與袁庚(右)在一起。

  周為民終于被保下,繼續留在蛇口。

  留在蛇口,做什么?袁庚讓周離開宣傳處,去了通訊公司。

  接下來發生的一段故事,繼續像戲劇一般精彩。

  那個時候,蛇口工業區有數百個固定電話指標,周為民變身電話安裝工,天天忙著到各處安裝電話。

  有一天,房地產公司新搬了辦公室,周為民被叫去安裝電話,一個負責裝修的工程師指揮他,“這里安一個,那里安一個……”

  次日一早,房地產公司接到通知,工業區新派來一位副總經理,組織部門的人員專門來到公司宣告,此時,戲劇一般的場景出現了:

  得見這位副總經理,房地產公司的人紛紛樂了:這不是昨天安裝電話的那個小伙子嘛!

  沒錯,新來的副總經理,正是周為民。

  這就是袁庚,讓周避一避風頭,繼續重用。

  時間來到1985年2月中旬,春節前夕,創刊半年左右的《蛇口通訊》編輯部接到一個電話:“我準備寫一篇批評袁庚的文章,你們敢登嗎?”

  “你敢寫,我們就敢登。”

  兩天后的大年三十,《蛇口通訊》副總編輯韓耀根收到一篇文章,標題是:該注重管理了——向袁庚先生進一言,寫稿人,署名“甄明伲”,顯然是化名。

  “進一言”文章的大意,列舉了當時的蛇口工業區在管理方面存在的一些問題,婉轉地批評了袁庚。

  當時的《蛇口通訊》沒有總編輯,韓是實際上的編輯部負責人。

  看過文章,韓耀根電話告知袁庚:“編輯部收到一篇批評您的稿子,請您審核一下?”

  電話那頭,一口回絕:“不要送審,編輯部有權發表。”

  袁庚告訴韓耀根:有這樣的批評好,我們就是要在這塊地方締造一個讓大家暢所欲言的民主社會,否則要我們1000多名干部干什么?

  次日,韓耀根面見袁庚,表示按常規批評稿見報前需要袁本人過目核實,稿子還是看一看為妥,袁庚同意,當晚看過稿子,給出回復:“我認為可以一字不改,照發。”

  接下來,他告訴韓耀根:“美國總統羅斯福都敢宣告‘要免除恐怖的自由’,難道我們共產黨人還不如資產階級有眼光、有氣度、有魄力?掌權的人呀,就是需要有一幫不怕權勢的老百姓去監督才行哪。”

  文章正式發出時,只改動了一處,就是對袁庚的稱呼,來稿稱其為“袁庚先生”,袁庚覺得有些疏離,以商榷的口氣說:“明伲”同志似乎是我們這里的一位干部,是否征得本人同意改為“同志”?這樣更親切。

  刊登“進一言”文章的報紙上街前,袁庚還在會上公開宣布:“在蛇口辦報,除了不能反對共產黨,不能搞人身攻擊之外,凡批評工業區領導的文章,都可以不用審稿。希望在座的干部,都要看看馬上出版的《蛇口通訊》。”

  如何對待批評,袁庚身先示范。

  接下來,“進一言”文章發出后,引發巨大的“新聞沖擊波”,波及全國,凡經歷過上世紀80年代的人,應該不會陌生,《羊城晚報》《光明日報》以及《人民日報》等,都在頭版顯著位置,予以詳盡報道,蛇口新聞改革,舉國皆知……

  《蛇口通訊》,一張內部小報,一舉天下揚名,開創了一個先河:同級媒體批評同級黨委一把手。

  對于這段過往,在《袁庚傳奇》等系列書籍和紀錄片中,都有過詳細的記載和描述……

  在此,選用新聞業界的一個獲獎情況,佐證“進一言”文章產生的驚人影響力。

  一年后的1986年6月,上一年度全國好新聞評選,《蛇口通訊》發表的“進一言”稿子,一舉榮獲四個特等獎……

  說到這里,公布答案,“進一言”文章作者,“甄明伲”不是別人,正是周為民。

  4、“蛇口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試管”

周為民(前排中)與蛇口社區基金會的伙伴們在一起。

  周為民表示,在上世紀整個80年代,正是由于袁庚的引領,使得蛇口工業區成為“明星”般的存在,堪稱一個小小的“獨立王國”——

  這里思想空前開放,“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

  這里民主氛圍濃厚,工業區管委會成員都是民選,每一個人要現場回答選民提出的問題;

  這里沒有干部貪污,因為實行全民監督,一旦誰有不干凈的問題,立馬就會被捅出來……

  曾經有人這樣問過袁庚,你這個選舉的方法和方式,好在哪里?

  袁庚回答:“我不見得把最好的人選出來,但是我一定把老百姓不滿意的人選出去。”

  ……

  先有蛇口,后有深圳;蛇口模式,改革先鋒。

  1979年7月,蛇口工業區在蛇口南山腳下進行開山填海建港的第一次大爆破,大爆破使用了10噸炸藥……后來被稱之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爆”。

  這次爆破,猶如一聲春雷,預示著中國改革開放春天的來臨。

  對于蛇口,中央領導,高瞻遠矚,高屋建瓴,洞若觀火,察微知著。

  鄧小平、習仲勛、李先念、萬里、谷牧等多位國家領導人,先后來到蛇口,現場實地調研,或讓袁庚赴京匯報,大家明確表態,在改革開放的措施方面,讓蛇口先行一步。

  對于蛇口的定位,袁庚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清楚得很。

  用他自己的話說,“蛇口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試管,有些東西可以在蛇口這個試管里先試,試了以后,失敗了沒有什么,一旦成功,對于全國的影響就很大”。

  在多個場合,袁庚一直強調:蛇口不圖在經濟上有多大的發展,你有再大的發展,對整個國家來說也是九牛一毛,無足輕重;但是如果我們在改革開放過程中摸索一些有益的經驗,那對全國意義就很大。

  誠哉斯言,歷史已經證明。

  在小小的蛇口土地上,短短四十年時間,涌現出招商銀行、平安保險,招商局、中集、南玻等一大批巨無霸級企業,甚至是華為,最早的時候也是在蛇口……

  周為民感慨地說,現在回過頭來看,袁庚對蛇口的影響,對深圳甚至中國改革開放的影響都是巨大的。

  “袁庚這個人是超前的,他在當年那個時代為我們國家留下來的精神財富,有著超時代的意義,而且現實的意義更大……”

  2016年1月31日凌晨,袁庚病逝于蛇口,享年99歲。

  多位國家領導人送來花圈,數千民眾自發前往悼念,全國各大媒體紛紛在重要版面或網站重要網頁刊登悼念文章,新華社1月31日刊發《世上再無袁庚 改革仍在進行》,《人民日報》2月1日發表《改革的偉力在于激發人民》,從不同角度闡釋悼念袁庚在當下的重要意義。

  2018年12月18日上午,北京人民大會堂,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隆重舉行,黨中央、國務院表彰改革開放杰出貢獻人物,袁庚榮膺“改革先鋒”稱號,獲頒“改革先鋒”獎章。

  這就是周為民與袁庚的故事;

  這就是周為民與蛇口的故事;

  這就是改革開放初期深圳特區的故事。

  接受我們訪談的周為民,今年67歲,現已退休,重返蛇口,余熱正酣;遙想當年67歲的袁庚,謀劃蛇口,意氣風發,揮斥方逎……

  “我很高興,現在很多人跟我講,看來袁庚當年保你是保對了”,周為民感慨地說,這么多年過去了,自己對國家、對社會不僅沒有什么危害,還做過一些貢獻……

  “我算是沒有辜負袁庚當年的救命之恩吧……”

  (訪談時間:2020年7月9日;訪談地點:深圳蛇口;特別致謝:《袁庚傳奇》)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