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32期丨馮健梅:“油畫第一村”的喜與憂,輝煌已是過去,挑戰已經來臨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12-18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馮健梅簡介

  廣東鶴山人,2000年畢業于廣東外語外貿大學。1998年到廣交會實習時首次接觸油畫貿易,大學畢業后來到深圳,進入大芬村,二十年來見證著名聞遐邇的“中國油畫第一村”的一路發展。

  現為深圳TNT當代藝術空間創始人,深圳市龍崗區人大代表。

  在深圳,有一個村的知名度是世界性的,“世界油畫中國大芬”,這個村就是大芬村,被譽為“中國油畫第一村”。

  訪談深圳的四十年,大芬村不可錯過。在《深圳的腳步》第19期訪談嘉賓羅亞君的引薦下,我們結識了馮健梅,她在大芬村已經工作和生活了二十多年,笑稱自己是大芬村的村姑。

  聽馮健梅分享大芬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別有一番見地。

  1、輝煌這樣鑄就:一支畫筆,畫出中國驕傲

  “我是從油畫貿易開始接觸這個行業的。”

  回顧自己與大芬村的結緣,馮健梅說,那是在1998年,正在讀大學的她到廣交會實習,給一位做油畫貿易的香港商人做翻譯,這位香港商人不是別人,正是大芬油畫村的創始人,黃江先生,是他于1989年來到大芬,招募當地居民、學生及畫工進行油畫創作、臨摹和批量銷售,將油畫帶進了大芬村。

  認識黃江以后,馮健梅經常幫他們處理出口方面的一些事務,由此也認識了大芬村更多的繪畫人。大學畢業后,她來到深圳,先在一家進出口公司短暫工作過,后選擇大芬村,直到今天。

  二十年來,一路見證著大芬村的發展,馮健梅對于大芬村的情況如數家珍,“大芬村現在有1100多家公司,整個產業涉及的畫家、畫工等人員有一萬多人”。

  事實上,風云變幻,來來往往,在大芬村這個舞臺上留下痕跡的,還有更多人,“大芬村為那些用畫筆謀生的人提供了一個平臺,讓他們在這里實現了才華與財富的轉換……”

  馮健梅特別提到一位叫蔡志城的聾啞人,“可以說我是看著他長大的吧,從一個18歲的青年,通過繪畫這一技之長,一步步發展,買了房子,成家立業,現在過上了比較好的生活……”

  像蔡志城這樣的殘障人士,大芬村還有很多。正是這些默默無聞的畫師們,揮灑手中的一支畫筆,畫出了“油畫第一村”,畫出了深圳驕傲,畫出了中國驕傲:有數據顯示,全世界將近60%的油畫出自大芬;2015年最高峰時,大芬村全年總產值超過了40億元人民幣。

  馮健梅欣慰地說,“世界油畫 中國大芬”,真的不是夸大,是名副其實。

  在1995年后,隨著海外市場的不斷開拓,大芬村以臨摹歐洲名畫為主的廉價藝術產品廣為人知,并大量地與包括沃爾瑪、宜家等海外客戶進行合作。到1998年以后,大芬村在海外市場上的成功也引起了政府的濃厚興趣并對大芬村進行持續的軟硬件提升,大芬村于2004年成為首屆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的分會場,并成為國家文化產業示范基地。

  得益于海外市場的青睞以及政府的大力支持,大芬村的品牌廣為人知,其油畫產品的出口量在世紀之交前后達到頂峰,對外銷售成為大芬村藝術產業的主要部分。

  馮健梅總結說,“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大芬村的油畫產品也從過去的復制大幅,正在轉向創作型產品,從畫框制造到原料、畫材等,大芬村已經形成了一套成熟且完善的產業模式”。

  2、大芬村的喜與憂:名聲在外,普及藝術傳播

  回看大芬村的發展,馮健梅稱,2005年到2008年是一個轉型期。

  在這三年里,大芬村的產業結構在發生變化。先前的世界名畫復制品仍在繼續,但增加了設計師與畫師聯合生產的類型,這類新產品一般由設計師進行圖像的設計與整合,再交由畫師進行手工繪制……這些產品仍然以裝飾性功能為其基本的價值定位,其銷售面向依然是酒店、公司或商場等地方。

  時間來到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大芬村的油畫市場迎來轉機,“國內市場開始蓬勃發展起來,突然之間,國內很多酒店紛紛冒出來,一下子把大芬村又帶旺了……”

  伴隨著國內市場的興旺,在油畫產品之外,大芬村也出現許多像水墨山水、花鳥、人物等國畫產品。“可以說大芬村讓藝術走進了千家萬戶”,馮健梅表示,在國內普及性藝術的傳播中,大芬村的油畫產品發揮著重要作用。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無疑沖擊到大芬村,再加上網絡新媒體的興起,大芬村再一次面臨新的挑戰。

  馮健梅認為,現在的大芬村某種程度上已出現飽和狀態,像以前那種簡單的流水線式的加工、制作,那些個人化、小團隊式的接單模式,已經不適應新的形勢和要求……

  面對挑戰,大芬村不會停步。

  在馮健梅看來,現在的大芬村并不缺畫師,“缺的是既懂經營管理又懂藝術的高素質人才,尤其是國際化的人才非常缺乏。”

  3、未來轉型升級:國際社區,高端交易平臺

  輝煌屬于過去,挑戰已經來臨。未來的大芬村,路在何方?

  如今的大芬村,集油畫創作、生產、交易、觀光為一體,是深圳赫赫有名的特色文化旅游小鎮,它的知名度毋庸置疑,接下來,該如何發揮大芬村的資源特性,更好地打好“大芬品牌”?

  當前,大芬村的產業模式十分成熟而且完善,在此基礎上,持續提升通俗藝術或商品畫的水準,持續提升普羅大眾的審美,持續推進國際化進程,“這三個持續,應是必由之路”。

  馮健梅如此定位大芬村的未來:“我覺得它以后應該是一個國際化的社區,一個高端的文化藝術的國際交流和交易平臺。”

  談大芬村的發展,不能脫離深圳這座城市,正是有著深圳開放、包容的基因,生長在深圳這片開放的土地上,才有了大芬村的過去和現在,接下來的大芬村,無疑要敞開胸懷,擁抱世界。

  馮健梅說,“大芬村要打造成為一個國際化社區,吸引國際化的人才,前來大芬,進行藝術創作和交流,發揮鯰魚效應,帶動本土人才,碰撞出新的創意……”

  正是基于這樣的考慮,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她帶動一幫伙伴,啟動國際藝術家駐地計劃,已經成功邀請了24位來自中國、美國、德國、丹麥、瑞士、加拿大等多個國家的藝術家入駐,支持他們在大芬村進行創作、展示和傳播當代藝術……

  “我相信通過打造這種國際化的藝術家社區,形成品牌聚集,未來一定可以沉淀、積累出更多的無形資產,助力大芬村真正走向國際化。”

  馮健梅滿懷信心地表示。

  訪談過程中,馮健梅還跟我們分享了一件讓她感到痛心又暖心的事情。

  前段時間,大芬村美術家協會主席謝非因病去世,他的追悼會上,大芬村去了三四百人,都是自發前往,發自內心地為他送行……

  目睹那個場景,馮健梅很是感慨:

  “你會發現其實在這條村子里面,原來大家已經不僅僅是工作的關系了,已經形成了情感的關系,你會感覺大家就像家人一樣,不是家人勝似家人的感覺……”

  (訪談時間:2020年11月30日 訪談地點:大芬村)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