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13期丨程建:深圳文化的根在寶安,默默耕耘沙井二十年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10-22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程建 簡介

  1962年出生,四川崇州人。1979年考入中山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1983年畢業于中山大學人類學系考古專業,分配到江蘇鎮江博物館工作,曾任鎮江革命歷史博物館副館長、鎮江市文管辦副主任。1999年來到深圳,受聘于寶安沙井鎮委(現為沙井街道)宣傳部,專門從事沙井古文物的考察與研究,發現深圳人文始祖黃舒墓,倡導設立金蠔節,讓沙井蠔成為深圳市的文化名片。

  編寫出版《沙井歷史資料匯編》《沙井記憶》《閱讀寶安》《千年傳奇沙井蠔》《沙井旅游》《激蕩30年——我們的寶安》《深圳古詩拾遺》《沙井地名錄》《茅洲河邊的步涌村》《深圳風物志(家族記憶卷)》《深圳風物志(地名密碼卷)》《深圳風物志(村落往事卷)》等著作,其中《閱讀寶安》榮獲改革開放30年廣東省檔案編研成果一等獎。

  深圳如今名揚天下,熟悉深圳歷史的人都知道,深圳的前身是寶安,寶安有沙井,沙井有特產,其名沙井蠔,色澤金黃,體大飽滿,狀如元寶,飄香千年之久,每年冬至前后,沙井金蠔節,食者如云。

  鮮為人知的是,已經舉辦十五屆的沙井金蠔節,它的倡議人叫程建,畢業于中山大學考古專業的他,來到深圳,安居沙井,一直從事沙井古文物的考察與研究,默默在沙井耕耘了二十年……

  在沙井,程建走街串巷,走過每一個村落,訪過每一處古跡,發現深港地區最早的歷史名人——晉朝孝子黃舒的墓地,填補了廣東歷史學界、考古學界的空白。

  從地理位置上看,沙井地處珠江主要出海口虎門水道的東岸,是珠江三角洲的最南端,這里是深圳最早開發的地區,一直以來都是深港地區經濟文化社會最為發達的區域。

  在程建看來,“深圳文化的根在寶安,沙井是一個切入口、是一個起點,有了沙井的基礎和積累,將來可以更好地研究深圳、研究珠三角、研究嶺南文化……”

  1、念念在茲,偶然發現黃舒墓

  首先分享程建發現黃舒墓的一段往事。

  黃舒其人,晉朝人,有人說是東晉,有人說是西晉,清嘉慶《新安縣志》中曾記載:“晉孝子黃舒墓在大田鄉豬母岡”。歷代的地方志,無論是《東莞縣志》,還是《新安縣志》,都將他列為鄉賢首位,其孝道文化的影響深遠。

  “黃舒是深港地區最早的歷史名人,他是一個坐標式的人物,有了他,就證明中原地區的儒家文化已經抵達這里,因此可以大膽地說,他就是深圳的人文之祖。”

  程建第一次讀到黃舒的名字,是在他剛來深圳不久。

  有一天,程建的中山大學考古班班長彭全民,來到沙井看望老同學,帶來《康熙新安縣志》復印本和《嘉慶新安縣志》的復印本,正是從這些書上,程建首次知曉黃舒其人。

  黃舒之葬是否存在?如果在的話,又在哪里?

  念念在茲,程建開始有心尋找。此前多年,市、區、鎮文物工作者曾經多次實地尋訪,都沒有結果,許多人都認為黃舒墓或許早已湮沒……

  經過考察,程建發現沙井步涌村有一個自然村叫大田村,應該就是志書中所說的大田鄉。

  2001年5月,他和彭全民一起到步涌村走訪,快要離開時,再次向步涌村的老書記江炳球問起黃舒墓一事,以前很多次問村里人打聽,得到回復都說沒有聽說過。

  這次江炳球略微思索一下回答說:村里倒是有個黃(王)公墓,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粵語口音里,王黃不分,趕緊實地看看。

  江炳球領他們來到一個工業區,到處是嶄新的廠房,就在大家毫無頭緒時,他指著路旁一堆荒草說:“就在那里。”大家興奮地拔開齊腰的雜草,一座古墓呈現在面前。

  程建仔細辨讀墓碑上的碑文,盡管碑字跡有些模糊,仍清晰可見十六個字:“晉欽賜孝子鄉賢始祖考參里黃公之墓”。

  真是意外之喜,黃舒墓找到了!

  更令人慨嘆的是,附近周邊正在大興土木,墓地之所以能夠留存,是因為墓地上方有幾根粗粗的高壓電線,下面不準建工廠,要不是因為高壓線的存在,這座珍貴的文物早已不復存在……

  留存與發現,是幸運也是必然。程建笑稱“我們是幸福的相遇……”

  消息一經報出,引起的轟動可以想見,“有了它,就可以印證深圳本地的歷史、印證過去的縣志……”

  2、扎根沙井,倡議設立金蠔節

  來到沙井,發現黃舒墓,算是初戰告捷。

  接下來,程建扎根沙井、扎實開展沙井鎮村文物的保護工作,在他的提議下,沙井鎮成立鎮文物管理委員會和辦公室,出臺《沙井鎮文物保護單位管理辦法》,在全國率先公布鎮級文物保護單位,建立起市、區、鎮、村四級文物單位組成的基層文物保護網絡,后來,沙井鎮多次被評為市級文物保護先進單位……

  在文物維修方面,他也積極組織協調,先后完成多處古建筑的維修,比如曾氏大宗祠、江氏大宗祠以及古喬曾公祠等等……

  程建告訴我,早在2000年,他就編撰出版《沙井鎮志》,這是深圳市有史以來第一部鎮級地方志,填補鎮級地方志空白。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網上出現一篇題為“蠔鄉千年”的文章,流傳甚廣,文章作者就是程建。

  那時的沙井蠔,面臨衰落的局面,海水污染、蠔田被征用、蠔業異地轉移,程建就想用文化的力量振興蠔業,將這一地方特產打造成深圳文化的名片。他查閱檔案、走訪老蠔民、收集資料、撰寫文章發表在各類報刊上,提高了沙井蠔的知名度。

  眾多網友正是通過這些文章,知道了沙井、知道深圳還有這樣一個寶貝特產——沙井蠔……

  說到沙井蠔,每年冬至左右,沙井都會舉辦金蠔節,金蠔節的最初倡議人,不是別人,也是程建。倡議的提出時間,是在2004年。他的倡議得到區、市高度重視,于是便有了金蠔節。

  金蠔節至今已舉辦了十五屆,舉辦好處,顯而易見。

  “通過開展各種有關沙井蠔文化內涵的活動,不僅傳承了歷史文化,而且全面展現了沙井、寶安的獨特歷史文化魅力,促進了沙井、寶安旅游文化事業的全面發展。”

  即將出版的《沙井蠔業志》后記里,程建如是說:

  “與沙井蠔結緣二十年,一直有為沙井蠔編志的愿望,希望將自己所收集到資料整理出來,為后人留下一部系統而翔實的地方歷史資料。”

  沙井蠔與程建,也算幸運相遇,彼此共同成就。

  3、孤獨行走,身影悄然隱煙云

  來到深圳之前,從中大畢業后,程建去往江蘇鎮江,先后在鎮江博物館、鎮江革命歷史博物館、鎮江市文管辦工作了16年,跑遍鎮江的老街老巷,參與全國文物普查、歷史文化名城申報、文物精華展晉京,挖掘和整理出吳文化的大量史料,提出京口文化的概念……

  機緣之下,他被告知“深圳沙井要建一個博物館”,沙井在哪里?

  他找來地圖,還真在珠江出海口找到了沙井這個地方,于是,毅然南下,放棄了原來的體制內身份,來到沙井,做起了一名“臨時工”,誰也沒想到,這“臨時工”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來到沙井,很快愛上這里的人、這里的文化。

  在一篇題為“不積跬步 無以至千里——三十年的匯報”的文章里,程建跟中大的老同學們這樣說沙井:

  與北方和內地相比,沙井保留古代的東西更多一些,也更傳統,如房屋、村落的建筑風格,村民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這里是以血緣為紐帶的宗法社會,形成單姓村落,或一村一姓或幾村一姓,大家聚居而住,和睦共處,世代相傳,根深葉茂。

  另一方面,由于地處海邊,毗鄰香港、澳門等地,開放意識較其他城市也更為強烈。這里時常有人飄揚過海四處謀生,因此與外界接觸的機會最多,信息靈通,見多識廣,思想開放。

  “總而言之,研究這里的文化其樂無窮。”程建如是說。

  自然村落歷史人文普查、地名普查,都有他的身影,審查一遍遍、修訂一遍遍,盡量做到不出錯不遺漏,深圳的四萬多個地名和一萬多個自然村落的人文歷史,全部裝在他的心里。

  去到鳳凰山森林公園、深圳國際會展中心、尖崗山公園、沙井蠔鄉湖等地,你會見到許多的道路和景觀,它們的名字都出自程建之手……

  在一個人人都在創新和創業的城市里,有一個人執意在村落里尋舊覓古,確實有些另類,也是逆行者。同事說他是老古董,程建說自己是拾荒人,將那些被世人丟棄的東西收集起來,再過四十年,這個城市的人們一定會來尋找這些東西……

  “我相信城市越偉大,越需要歷史加持、越需要文化文脈。”

  大隱隱于朝,中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

  這些年來,程建很少離開沙井,繁華的深圳特區近在咫尺,一年中卻難得進關幾次。從不參加學術會議,也從不撰寫嚴肅的考古論文。很少參加應酬,更與歌舞升平、燈紅酒綠保持絕緣……

  “放下所有名利,偏居彈丸小鎮,只是希望有一處放心的地方。”

  程建由衷地感嘆,研究歷史早已成為他的生存方式,“對著那些看的見的文物和看不見的歷史的時候,我感到很快樂,能讓一件快樂的事成為自己的生存方式,是一種幸福”。

  在歷史中孤獨行走,悄然將自己的身影隱于這片煙云……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