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39期丨楊志敏:小區治理要告別“帶頭大哥”,迎來甲方乙方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12-31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楊志敏簡介

  1977年出生,山西陽城人。中共黨員,北京大學法學學士、碩士。深圳市天然居業委會主任,深圳市輕松業科技公司總經理,武漢市武昌區透明和諧社區促進中心理事長,武昌區民政局業委會孵化中心運營負責人。

  曾任深圳報業集團《晶報》民生新聞部主任、總編室副主任。廣東省委宣傳部首批、深圳市委組織部第二批掛職鍛煉干部。深圳市住建局特區物管條例修法小組成員,深圳市法制辦特區物管條例修法評審專家,中國物管協會大會演講首位業主代表。

  這一期,跟大家探討交流一個關于小區治理的話題,看看在深圳這個領全國風氣之先的地方,在小區治理領域的新實踐、新做法、新理念。

  訪談的嘉賓,楊志敏,原來跟我們是同行,在深圳報業集團《晶報》工作了十五年,算是一位資深媒體人。近年來,他告別媒體人身份,轉型為社會組織培育專家,專注于小區治理,對業委會在小區如何實現良性運作,頗有一番見識與心得。

  難得的是,楊志敏還參與了深圳特區物管條例的修法,對于深圳在小區治理方面如何發揮探路先鋒作用,他有著自己的觀察與思考。

  1、裸辭原單位:從專欄作者走向小區專家

  見到楊志敏,聽他分享業委會運作心得之前,我好奇地問他,原本是一名媒體人,緣何會走上這樣一條轉型道路?

  楊志敏回復我,這緣自于他在《晶報》時寫過的一個專欄。數年前,《晶報》開設了一個叫“獨唱團”的報紙整版專欄,每一期交由一名作者撰寫,基于楊志敏在所住小區參與業委會的實踐,由他主筆撰寫的專欄叫“敏感小區”,專欄名稱來自報社的總編輯。

  “寫專欄的時候,我還承擔著日常繁重的采編內容管理工作”,楊志敏說,他的每一期專欄寫得很痛苦,痛苦歸痛苦,這為他帶來了一片新的天地,也收獲了不同于以往的成就和滿足。

  本想好好做一個專欄作者,奈何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伴隨著新媒體的興起,報社撤銷了相關專欄版面,楊志敏的專欄陣地不復存在,怎么辦?

  不想繼續原來的采編工作,楊志敏的選擇是:放棄事業單位處級崗位,裸辭。

  離開報社后,楊輕車熟路,駛向他寫了幾年專欄的小區。

  早在2010年,楊志敏就開始參與所住小區的業委會工作,多年來在小區治理領域積累了大量的資源,對于這個行業的發展有著深刻的理解。他推動成立了深圳首家專注于小區治理的專職社工式的社會機構,轉換人生跑道。

  2、回到商業化:讓甲乙方關系進小區

  說到這里,就回到楊志敏所在的天然居小區。

  跟很多小區一樣,天然居業委會的工作,一度也是舉步維艱,物業公司一度很自大,根本不把業委會放在眼里。

  沒辦法,硬著頭皮上。楊志敏他們通過召開業主大會,重新擬定物業服務合同,與物業公司展開一輪又一輪的談判……

  “在那個過程中,我們業主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建了一個網站,專屬小區的網站,小區所有的事務都在網站上全部公開。”

  楊志敏說,正是通過這個網站,消除了業委會的信息特權,讓小區所有業主跟業委會一樣,知曉所有的信息,也讓物業公司的所有行為和信息不再遮遮掩掩,公開給所有的業主們。

  公開、透明是最好的防腐劑,也是最好的溝通方式。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小區存在什么問題,業委會該擔當什么角色,物業公司有什么難處,全部讓業主們認知了解,由此就化解了很多小區常見的信息鴻溝,讓小區存在的矛盾、質疑及猜忌等,全部敞開在太陽下……

  說易行難,過程甚是艱難。一路走過來,今天的天然居小區,還是達到了預期較為理想的一個狀況:“業主們與物業公司之間,回歸到市場化,就是商業上的甲方和乙方關系。”

  怎么做甲方?怎么做乙方?大家再也熟悉不過。

  做回甲方的業主們,參與小區事務的積極性,就不再是問題。

  一個簡單的例子是,天然居每月有一個月度聯席會議,雷打不動,定時定點召開,定在每月第一個周二晚的八點開始,這個會議已經持續了八年多……

  在楊志敏看來,中國的物業管理行業發展了三十年,一直存在一個顯著的問題:有企業化,沒市場化,幾乎所有的小區難題,核心癥結都是如此。

  癥結如何化解?唯有一條路,那就是真正的市場化。“真正的市場化,取決于一個正常的甲乙方關系。”楊志敏總結道。

  3、解讀舊模式:“帶頭大哥”緣何持續難

  聽楊志敏分享他們天然居小區的情況,我接著問出第二個問題:

  在過往多年的諸多小區實踐中,成立和開展小區業委會工作,往往都靠著小區里一兩個或三五個熱心人士,俗稱“帶頭大哥”,這種模式存在什么問題?

  熟悉深圳小區業委會歷史的人都知道,在過去的二三十年時間里,深圳的小區業委會實踐,基本上是靠一群“帶頭大哥”的帶動,他們人品好,風氣正,有熱情,在一些小區“星星點火”,但遺憾的是,星星之火,并沒有帶來燎原之勢。

  時間逝去,大哥老去。大哥傷痕累累,小區依然故我。

  楊志敏告訴我,他跟深圳的很多小區“帶頭大哥”都很熟悉,也很熟知他們當前的境遇和尷尬,對于他們的付出和貢獻,有目共睹。

  “回到改革開放,解決的主要是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市場的思維和模式如何形成建立?在小區如何落地實施?很顯然,‘帶頭大哥’的模式,與現代契約精神是不符合的。”楊志敏一語道破舊模式的弊端。

  在他看來,一個小區,從制度建設的角度講,是不應該有帶頭大哥思維的,“你是大家選出來辦事的,你個人選擇不辭辛苦的付出,積極影響小區其他業主,但是你個人不能代替大家做決定”。

  但現實的情況是,“帶頭大哥”們憑借強大的個人魅力,雖然一段時間內能獲得大部分業主的信任,但業委會其他成員對“帶頭大哥”一面是“有您干我才干”,另一面是“全靠您干”,整體缺乏嚴謹的制度化溝通和制衡,讓“帶頭大哥”不知不覺獨木難支甚至自行其是,難以長期持續獲得業主支持……

  以小區開會為例,會議怎么開,議什么,結果如何公布等,“帶頭大哥”往往只能說個大概,缺乏信息的公開透明……

  人和人之間,正常的分歧永遠存在。業主之間,挑刺也罷,唱對臺戲也罷,這都是常態,問題是用什么樣的機制去解決?

  答案就是遵照制度。

  既然業委會和業主大會施行的制度,都是少數服從多數,那么各個小區就應該根據小區實際,制定出一套科學合理的制度,遵照執行,細節的過程,隨時保持開放性監督。

  楊志敏強調:“在每一個小區中,業主大會的作用至關重要,一定要讓業主大會有效地發揮作用。”

  4、離不開“三化”:深圳繼續做探路先鋒

  上文曾提到過,在天然居小區,楊志敏他們建了一個小區網站,實現小區事務的公開透明與溝通,小區網站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僅有網站還不夠,在日常實際操作中,還需要一系列的技術手段,充分實現小區的信息化。

  比如,物業公司應該公開什么,業委會應該公開什么,小區的月度聯席會議,業委會主任有什么權力,成員有什么權力,業主們如何便捷地參與并進行監督等等,這些都需要通過技術手段來解決……

  除此之外,還必須走法治化,任何一個小區的所有制度和措施,都必須建立在不違反法律的基礎之上。

  “在小區中,市場化是核心,法治化是保障,信息化是支撐。一旦把這三方面做好了,基本上就能實現:小區各方,各安其位。”

  楊志敏總結說,在“三化”之外,還要有一個必要的政府兜底。

  “有的小區情況格外復雜,更換物業公司時鬧得不可開交,這種情況下,政府相關部門就要去啃硬骨頭,負起政府兜底的底線責任”。

  回到深圳,在小區治理領域,未來何去何從?

  楊志敏認為,在過去,全國物業管理方面的基本制度,始于深圳;毫無疑問,接下來,深圳仍會承擔探路先鋒的角色,為實現和諧有序的小區治理,繼續趟出新路,輸出經驗。

  路漫漫其修遠兮,改革之城,責無旁貸。

  (訪談時間:2020年12月20日 訪談地點:深圳)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