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5
  • 視頻
  • 視頻

《深圳的腳步》第17期丨沈曉鳴:我們在深圳的海底種珊瑚……

來源:大眾網發布時間:2020-11-02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

  沈曉鳴 簡介

  1974年出生,浙江紹興人,大學畢業于北京服裝學院,1997年來到深圳,做過網頁設計師,寫過報紙專欄,后入深圳晶報做文化編輯,業余時間做攝影師,拍攝深圳的城中村,拍過上百個縣級市的政府大樓。2011年開始潛水,牽頭成立“潛愛大鵬”,深入深圳的海底世界,組織眾多潛水愛好者在海底種植珊瑚。

  現任深圳大鵬海洋圖書館館長,“潛愛大鵬”理事長,PADI潛水長。

  “深圳的陸地上是歐洲,海底下是荒漠,像是非洲。”

  聽沈曉鳴聊深圳海底的生態現狀,對于有過潛水體驗的我來說,是非常驚訝的,我此前認知的海底世界繽紛多彩,更多來自于印尼美娜多的潛水經歷,真的想不到,深圳的海底狀況,讓人如此堪憂……

  沈曉鳴,放下此前的媒體工作,舉家搬遷到大鵬半島,住到海邊,從心理上、身體上、物理上,跟海洋發生深刻的鏈接——

  他牽頭成立“潛愛大鵬”,呼吁和培訓更多的潛水員,去到海底清理垃圾、種植珊瑚,保育深圳海洋生態……

  他成立海洋圖書館,收集全球珍藏版各類海洋主題圖書,組織各種類型的講座,向社會普及海洋環保知識……

  他撰寫萬字長文,列舉國際案例,從歷史、規劃、經濟及文化等多個角度,瞽言深圳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認識沈曉鳴的人都知道,他還有一個更為人熟知的名字:白小刺。

  訪談臨結束,我問他,訪談刊出時出“沈曉鳴”還是出“白小刺”?他笑著回復,“還是出沈曉鳴吧,既然爹媽給起了一個好名字,不用可惜了……”

  1、“深圳陸地上是歐洲,海底下是非洲”

  跟沈曉鳴聊起他在深圳的前半段經歷,我們倆頗有共同語言。

  本世紀的最初十年,我和他在深圳都有過媒體人的身份,我做記者的時候,他正在做著網頁設計師,閑暇時給報紙寫寫專欄,后來正是憑借那些專欄文章,他敲開了深圳本地一家媒體的大門……

  之所以與海洋結緣,緣自2011年,當時的他,從媒體離職,開始做自己的公司,自由時間多起來,去學了潛水,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就此愛上了潛水。

  “剛剛學會潛水的人都知道,一旦看過海底的世界,是會上癮的”,接下來的幾年時間里,沈曉鳴的身影出沒于斯里蘭卡、印尼等東南亞各個國家……

  體驗過幾乎所有的熱門潛點、把所有的假期都花在潛水上。

  2014年,他開始在深圳潛水,畢竟有的時候,時間不允許,那就在深圳潛一下,下到深圳海域,水下的景象讓他十分震驚。

  沈曉鳴跟我分享了三個對比:

  一個是跟其他國家比,特別是東南亞那些海島國家,看看人家的海底海洋世界,再看看深圳自己的,“那對比太鮮明了、太不一樣了……”

  另一個是自己跟自己比,就是看深圳的水下跟深圳的陸上,“我們深圳的陸地上建設得特別漂亮,人均綠化面積接近20平方米,我們的pm2.5、我們的藍天指數,一樣一樣領先全國,但是海底下面呢,特別荒涼、堪稱荒漠化……”

  說到這里,沈曉鳴特意強調,稱“我們的陸地上是歐洲,海底下則是非洲,那場景就像剛剛打過一場戰爭……”

  最后一個對比,來自深圳的古今對比,時間上的縱向對比。

  他翻看深圳的新安縣志,無論是乾隆版,還是嘉慶版,上面清楚記錄著深圳當時的海洋情況,那個時候的深圳海洋物種非常豐富,大的有座頭鯨、有雙髻鯊(又稱錘頭鯊)、有十幾米寬的前口蝠鲼(俗稱魔鬼魚)……

  “這些珍稀物種,如今只有在BBC的紀錄片里才可以看到。但是在兩三百年之前,深圳都有……”沈曉鳴感慨道。

  他提到深圳海域曾經出產一種“石首魚”(又叫黃花魚),“石首魚”是一個大的類別,我們平常所吃的黃魚,就屬于石首魚。在深圳曾經的海里面,大的石首魚可以長到什么程度?

  “可以長到100多斤。”

  沈曉鳴告訴我,大家熟悉的深圳大鵬所城里面,原來駐扎過海防水師,水師使用的弓箭上的弓弦,要用一種膠粘在木柄上,那個膠就是用這種魚的魚泡熬出來的……

  “你想想,那么多水師,那么多弓箭,都要用到這種膠,可見在當時,這種魚有多少……”

  時光荏苒,徒剩嘆息。

  100多斤的野生“石首魚”,別說深圳沒有,全球都很少見。

  2、“救活受傷珊瑚,是絕對的增量”

  嘆息之余,出于媒體人的天性,總要做點事情。

  能不能把深圳的海底恢復到300年前?既不可能也不現實;能不能恢復到50年前或30年前?或許還有機會。

  沈曉鳴表示,要做好深圳海洋的保育工作,在減少人為破壞的同時,還要利用好大自然自身的修復力量。

  在他看來,深圳有一個特別好的地方,在于跟香港接壤,香港與深圳接壤的那部分海域,是歷來生態保護得最好的海域;再加上陸地上兩地接壤的米埔濕地等自然保護區,這些都是深圳的有利因素。

  “香港海底的珊瑚受精卵,在海水里孵化成浮浪幼蟲后,會隨著海流進入到深圳的海岸范圍內,著陸生長。珊瑚它們是不需要有簽注的,順著海流就漂過來了……”

  沈曉鳴笑稱:“香港一直不斷地給我們輸送,我們總不能老是辜負大自然的這種自然的流動、自然的饋贈,它一輸送過來,我們就給它滅掉……”

  由此,他和伙伴們找到保育海底生態的一個重要支點,那就是種植珊瑚。

  珊瑚礁群,猶如陸地上的森林一般,在海底,它為眾多的海底生物提供一個休養生息的場所,同時還有凈化空氣、固碳防風等作用……

  珊瑚益處,不勝枚舉;擴容珊瑚,當務之急。

  沈曉鳴說,在種植珊瑚模式上,他們先后嘗試過兩種路徑,一種是跟相關科研院所合作,發揮珊瑚可以無性生殖的特點,從野外健康的珊瑚苗那里剪苗,取回來固定到一個托盤上,再投放到海底一個大的礁石上……

  用這種方式做了三四年,他們又改用新的模式,這種模式就是:棄采改救。

  原因何在?原來他們在實施剪苗的過程中發現,一方面,深圳海底好的珊瑚苗遠遠不夠采,真正好的珊瑚苗基本上都在菲律賓、印尼一帶,采摘、培育成本高昂;

  另一方面,深圳海底本身存在很多珊瑚的斷肢,這些斷肢珊瑚,要么被船錨打斷,要么被漁網勾掉,要么被人為蹬斷,原因不一而足,有些珊瑚救一救,還是可以活過來的……

  “一旦去把這些快要死的珊瑚救活過來,毫無疑問,那是絕對的一個增量。”

“潛愛大鵬”志愿者前往菲律賓海域考察當地的珊瑚保育。

  于是,從2016年起,沈曉鳴和伙伴們在海底開始搭建珊瑚床,床離海底大約有一米高,他們將撿來的仍然活著的珊瑚斷肢,固定在珊瑚床上……

  他們將這種“種珊瑚”的方式比作稻田里的插秧,假以時日,等到受傷珊瑚恢復健康,再把它們移植到大的自然礁石上面,這過程,像極了稻農的插秧……

  值得一提的是,在香港的多處海峽灣底,香港大學海洋學院也是采用這種方式。

  在海底如此操作,還有另外一個好處。

  可以從公眾層面,吸引和調動眾多潛水愛好者的興趣和參與,每一個休閑潛水員,經過一定的專業培訓,都可以變成一個珊瑚潛水員……

  沈曉鳴欣慰地說:“如此一來,就降低了參與的門檻,也喚醒更多的人自發參與進來,所以我們的隊伍正越來越壯大……”

  3、“瞽言深圳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為了更多地將休閑潛水員培養成為珊瑚潛水員,沈曉鳴和伙伴們還設置了一套課程,拍攝了一組教學視頻,放到網上多個視頻平臺……

  除此之外,他們目前正在著手實施深圳的珊瑚調查,看一看深圳海底到底生長著多少種珊瑚,此前的數據有多種說法,有的說60多種,有的說80多種……

  在開展珊瑚調查的過程中,他們將會登記超大尺寸的珊瑚,或者叫巨型珊瑚,這有點像陸地上的古樹登記一樣……

  “我們跟國內一家基因檢測機構正在商談,一起合作去做珊瑚的基因庫,我們負責采樣,他們負責檢測,先做深圳的珊瑚基因庫,再做大灣區的……”

  沈曉鳴告訴我,未來一旦把珊瑚的基因庫建立起來,將會明晰我們國家的珊瑚的種源,來自哪里,未來還可以培養我們獨有的‘超級珊瑚’……

  9月7日,一則標題為“瞽言深圳海洋中心城市”的文章在很多深圳人的朋友圈轉發,這則文章的撰寫人,正是沈曉鳴,文章署名用的是白小刺。

  這篇文章寫得像一篇論文,洋洋灑灑13000字,從歷史、規劃、經濟等角度來思考深圳如何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列舉了一些國際案例,提出大鵬半島應以建立海洋保護區為突破口,循序漸進地推進深圳市規劃與自然委員會(現更名為深圳市規劃和自然局)提出的“十個一”工程,最終實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目標。

  在文章中,沈曉鳴引用CDI資深研究員李津逵的分析和展望,“深圳在未來的城市發展中,不再是姓社姓資的問題,而是姓海還是姓陸的問題”,深圳應該利用好建設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契機,一舉改變多年來的深圳西強東弱格局,讓深圳東邊的那一條腿站立起來。

  在沈曉鳴看來,為了達成這個長遠目標,除了筑巢引鳳之外,深圳還應該扶植本地的海洋文化力量,善用社會力量,助力他們成長為主流的城市海洋文化共同體,城市管理者與社會組織協同并進……

  “海面上海鳥翔集,海底下珊瑚幽茂,人類在其間憑海臨風,成為我們對未來海洋城市的集體想象。”

  長文末尾,沈曉鳴總結陳述,深圳人對海洋城市的期待由來已久,坐船上遙望自己城市的天際線,這股沖動從未消失……

  這就是沈曉鳴的深圳故事,他與深圳海洋之間的故事。

  作為昔日的媒體人,沈曉鳴成功演繹了傳統媒體人成功轉型的一個案例。

  興趣——愛好——專業——專家……

  作為曾經的同行,我由衷為他感到高興,并祝福他的海洋生態保育者之路,越走越扎實、越走越寬廣……

  (訪談時間:2020年10月26日 訪談地點:深圳大鵬)

  深圳的腳步,中國的腳步

  2020年,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

  四十年來,深圳做對了什么?中國做對了什么?

  深圳的四十年,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經驗,值得總結和評說。

  大眾網·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深圳的腳步——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呈現深圳的四十年。

  2019年8月9日,中央公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從經濟特區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

  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2019年,深圳GDP突破2.6萬億元,位列上海、北京之后,排名全國第三。亮眼數字、輝煌成就的背后,是開放多元、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奔來深圳,融入深圳,扎根深圳,奉獻深圳,成就深圳……

  深圳有今天,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深圳的歷史,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共同書寫;深圳的輝煌,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

  深圳的城市文化、特區精神,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像胎記一般,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

  ……

  深圳歷史,個人親歷;深圳經驗,個人評說。

  深圳的四十年、深圳的經驗,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個人評說,走向山東,走向全國。

芭乐视频app黄在线下载最新网址破解版-成人芭乐视频免费